登录 注册

生活展示

棋手专访—— 邬光亚: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还请原谅我的年少

2019-06-13 10:29:00.0   

作者 金刚

5月11日,2019年“华为手机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第五轮,杭州龙元明城队对阵浙江队,邬光亚在快棋赛中速胜韩国棋手金志锡,这是他今年联赛中赢下的第四盘棋。1990年出生的邬光亚是棋手中的“异类”——他有着令人咋舌的广泛爱好,包括电脑游戏、台球、乒乓球、钢琴、滑雪、旅行等等。前几年在接受专访时,他自认是一位“不用功的棋手”。这一次,再坐下来聊,已经29岁的邬光亚显得沉稳很多,他开始越来越地考虑,成绩和下苦功之间的必然联系,不再多谈“看淡胜负”的话题,而是在认真思索,如何憋一口气,达成自己,以及队友在棋战上目标。

 

 

记者:首先恭喜你,新赛季四连胜了吧。

邬光亚:谢谢(笑)。最近自我状态调整多一些,效果还不错吧。棋上面感觉比以前用心了。其实,我最近赢的几盘棋,快棋多一些,这几盘棋在内容上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但对手的失误比我更大一些,也算比较幸运吧。

 

记者:竞技项目来讲,状态似乎是很难捉摸的一种东西?

邬光亚:其实也不是。状态在我看来,是用心、用功的一种体现,对我来说,周期差不多是三个月左右吧,比如说这一段时间状态比较好,下棋比较顺,这说明过去三个多月时间,训练上的成效比较好,相反也是一样,它不会立刻变好或者变坏,是一个逐步变化的结果。

 

记者:你曾经说自己是“不用功的棋手”,现在还是那样吗?

邬光亚:正在逐渐改善自己。我是个想不断尝试新东西的人,同时也是自制能力很差的人,我喜欢过很多东西:从小学过钢琴,玩过台球、滑雪,前一段曾经非常动心,想去学古琴,还去上过一堂课,老师教我弹《笑傲江湖》,后来感觉非常深奥,时间投入太大了,就放弃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努力控制除棋以外的其他活动,比如滑雪,我往年在北京,一个冬天要去四五次南山雪场,上个冬天只去过一次。

 

记者:你还迷过电脑游戏?

邬光亚:之前玩《炉石》很多,跟李钦诚(杭州苏泊尔队队员)一起玩,有一次白天赢了盘棋,当晚玩了通宵……这段能不能删掉(捂脸),我感觉是不是把队友给卖了的感觉。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呢?

邬光亚:就围棋来说,现在棋手间的竞争,年龄段更替,一天比一天快了,而且年轻棋手用在棋上的时间,往往比老一辈棋手更多,更专注。当棋手十几二十岁的时候,他的精力、专注力可以很轻易地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而当棋手年龄增长时,你会发现需要更多努力才能达到这个程度,而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打扰你,越来越难。

 

记者:你曾经说过,希望自己能从胜负中超脱出来,现在还是那么想的吗?

邬光亚:我确实说过,但我的本意,是享受下棋的过程,而且在下棋过程中,过多考虑胜负的问题,是反而会影响结果胜负的。而作为一种结果的追求,一名职业棋手,付出过努力,很用心地下棋,当然会希望得到更好的成绩。还有,就围甲来说,每支队伍都是一个团体,我不希望因为自己不够努力,拖队友的后腿,这对别人并不公平。

 

记者:这是你来杭州下棋的第五个年头,如何评价这五年?

邬光亚:对任何职业棋手来说,五年都是不短的时间了。我来杭州的第一年,很想展现自己,下得功夫也足,所以战绩不错(15胜7负),到第二年开始有些放松,所以成绩有些下滑了,现在想想,挺惭愧的。从去年开始,说不清什么原因,我总有一种越来越紧迫的感觉,可能年龄增长了吧,我想再努力看看,能否达到自己的目标。

 

记者:你之前说过,希望自己能成为九段?

邬光亚:我自己的感觉,六段、七段、八段都差不多,九段就不一样了。我的世界大赛最好成绩是四强(2013年三星杯,半决赛负于李世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进一次大赛四强。

 

记者:那么围甲方面呢?

邬光亚:首先肯定是和队伍一起,希望能闯进季后赛(常规赛前八),常规赛现在就下15场,个人方面起码也要赢下9场,达到胜率六成,如果能赢10场就更好了。

至于进了季后赛以后,那就得一场一场打了,那应该会是很刺激的经历吧。

 

邬光亚接受记者采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