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二届(2014)中国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

《生活品质之城棋文化与杭州城市定位》-何云波

发布时间:2014-12-10 15:57:00.0    来源:

生活品质之城:棋文化与杭州城市定位

何云波

 

杭州乃山水之都,文化之都,休闲、时尚之都。2007年,杭州市将“生活品质之城”作为自己的城市定位,提出其未来发展目标就是把杭州建设成为“共建共享与世界名城相媲美的生活品质之城”。显然,“生活品质”既包括物质的富足、人居环境的优美舒适,更有赖于人精神和城市文化品位的提升。构建注重“生活品质”的“和谐社会”,文化建设显得尤为重要。杭州有着深厚的棋文化传统,在杭州打造“生活品质之城”的过程中,如何发挥棋文化的作用,就成为本文需要探讨的问题。

 

  • 棋与杭州历史文化

 

杭州是历史文化名城。早在4700多年前就产生了良渚文化,五代吴越国和南宋王朝两代定都于此,使杭州成为我国七大古都之一。“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杭州文化积淀深厚,良渚文化、吴越文化、南宋文化和明清文化,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文化链条。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表达了古往今来的人们对于这座美丽城市的由衷赞美。元朝时,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将杭州称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城”。

杭州丰厚的文化土壤,也孕育了棋的繁荣。以围棋而论,三国时,这里就有了围棋的踪迹。北宋初年,林和靖隐居西湖,植梅养鹤,“弹弓园圃阴森下,棋子厅堂寂静中”,诗酒琴棋,充满了隐逸之雅趣。而北宋著名国手刘仲甫棋行天下,在杭州,“奉饶天下棋先”,更是成了一段棋坛佳话。慷慨激昂之陆游、文天祥,也曾留下“高楼笛数曲,小轩棋一枰”(《幽居记今昔事》)、“闲云舒卷无声画,醉石敲推一色棋”的闲情风雅诗句。到南宋时,宫廷中豢养了一些棋待诏,还有活动于茶楼酒肆的一批棋客,使杭州围棋极一时之盛。 南宋以后,杭州虽然不再拥有都城的荣耀,但物产的富庶,交通的便利,商业的繁荣,加上西湖的秀丽风光,仍然使杭州成为世人向往之地,也为围棋的繁荣提供了丰厚的土壤,清代初期出现了周懒予、徐星友等国手。周懒予是浙江嘉兴人。相传周懒予成名后称雄南北弈坛,山阴唐九经邀集全国名手,大会杭州西湖,十余高手以车轮战法,轮番上阵,都被懒予一一挑落马下。懒予之后,钱塘人徐星友又异军突起。他师从黄龙士,据说为钻研弈艺曾三年不下楼,终成一代名手。徐星友围棋、象棋兼通,史料称其“长于弈(围棋),尤擅象戏,遨游燕赵齐鲁间,尽败当地诸名手,有钱塘双绝之誉云”。

值得注意的是,古代有三位著名的文化人白居易、苏东坡、范仲淹都曾担任过杭州太守(相当与现在的“市长”),而他们都喜欢下棋,且留下了不少与围棋相关的诗句,白居易称“送春唯有酒,销日不过棋”,而 “山僧对棋坐,局上竹阴清,映竹无人见,时闻下子声” (《池上》),生动地再现了一幅竹林围棋、幽静闲雅、禅意盎然的画面。范仲淹从棋上悟人生哲理:“成败系于人,吾当著棋史”,把棋道与人生之成败联系在一起。苏东坡的《观棋》诗,所谓“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更是成了中国人的人生信条。

西子湖畔棋子声,以杭州为中心,整个浙江在古代也一直是棋文化繁盛之地。衢州因著名的烂柯传说而成了围棋的发源地之一,绍兴的东山,曾是东晋名将谢安的隐居地,淝水之战,留下了一段“弈棋退敌”的佳话。而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流觞曲水,列坐其次,畅叙幽情”,更令人心向神往。在浙江天台,也有许多与围棋相关的古迹、传说。而离杭州不远的小城海宁,养育了被称为“棋中李杜”的范西屏、施定庵,还有清末著名国手陈子仙。可以说,浙江以杭州为中心,构成了一个著名的围棋文化圈。围棋成了杭州乃至浙江人文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与此同时,杭州的象棋文化也源远流长。现代象棋在北宋定型,而到南宋,随着文化中心南移,杭州成了全国的棋文化中心。在这“诗酒琴棋歌舞地”,围棋、象棋都颇为兴盛。唐代确立的琴棋书画四艺,“棋”既指围棋,也包括象棋。宫廷棋待诏中,既有围棋国手,也有象棋国手。南宋末年周密撰写的《武林旧事》,在《诸色伎艺人》中列“棋待诏”,围棋5人,象棋10人。围棋计有郑日新、吴俊臣、施茂、朱镇、童先。象棋有杜黄、徐彬、林茂、礼重、尚端、沈姑姑、金四官人、上官大夫、王安哥、李黑子。象棋“棋待诏”甚至超过了围棋。而沈姑姑,则可称为我国第一位女子象棋大师。特别是在民间,象棋日益普及。瓦舍勾栏、茶楼酒肆,棋成了都市娱乐生活的一种时尚。

近现代,浙江又出了林弈仙、谢侠逊、傅荣年、刘忆慈、沈志奕等象棋名手。其中浙江平阳人谢侠逊在中国象棋与国际象棋的实战与理论研究上都取得很高的成就。编著有《象棋谱大全》、《新编象棋谱》、《象棋心得》、《象棋指要》等。谢侠逊还是中国最早的国际象棋棋手和传播者。在其《象棋谱大全》中最早介绍国际象棋,又最先参加我国第一个国际象棋会“上海万国象棋会”。1926年曾组织在上海的十七个国家的棋手赴杭州表演国际象棋,有力地推动了国际象棋在中国的传播。

钱塘弈风的兴盛,在新时代也被一直延续下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浙江大学教授竺源芷曾担任国家围棋队教练。而董文渊是著名的象棋、围棋“双枪将”。象棋名手有林宏敏、于幼华等。而生于浙江定海的林峰是著名的国际象棋棋手和理论家。温州人叶荣光则是中国第一位国际象棋男子国际特级大师。浙东则出了三位著名的围棋九段棋手马晓春、俞斌、陈临新,他们被称为“浙东三连星”。在浙江,古代有娄逞女扮男装棋行天下,当代,更是群英荟萃。围棋界出现了华学明、朱菊菲、金茜倩、袁卫红等一批女棋手;象棋界有单霞丽、金海英等著名棋手;国际象棋界,则有吴敏茜、诸宸和许昱华等。诸宸和许昱华都拥有男子国际象棋特级大师称号,都曾获女子国际象棋世界冠军,成一时的风云人物。而杭州棋院大楼作为中国棋院唯一的分院在钱塘江畔拔地而起,在某种意义上体现的正是一种历史的传承!

 

  • 杭州城市定位与棋文化

 

从杭州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现实特点出发,2007年,杭州市将“生活品质之城”作为自己的城市定位,提出其未来发展目标就是把杭州建设成为“共建共享与世界名城相媲美的生活品质之城”。

显然,“生活品质”既包括物质,也包括精神文化。杭州市委前书记、现中国棋院杭州分院院长王国平在其著作《城市论》中提出杭州文化发展的三个理念:不仅要关注经济“硬实力”,更要关注文化“软实力”;不仅要修复自然生态,更要修复人文生态;不仅要打造“投资者的天堂”,更要打造“文化人的天堂”。未来的城市竞争将是文化的竞争,在后现代社会,文化软实力将决定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程度。而杭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山水秀美之城,在这方面享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杭州的城市发展,不能单纯以经济指标来衡量其城市竞争力,而应该发挥所长,在当今中国城市日益趋同化的背景下,杭州应该把自己打造成个性之城、魅力之城,并且是其他城市不可复制的。

杭州作为山水之都,文化之都,休闲、时尚之都,其城市文化特点可以概括为:水之灵、茶之韵、棋之道、诗之魂。

所谓“水之灵”,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杭州有秀丽的西湖、西溪,还有钱塘江、大运河,山水相依,决定了杭州自然风光的特点。另一方面,杭州的文化取向也应该是柔性的,与自然相亲和的。坐拥西湖,乐水乐静,正是杭州的魅力所在。

而名扬天下的西湖龙井给杭州带来了无尽的“茶之韵”。当然,所谓茶禅一味,茶还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态度、品位。

“茶炉烟起知高兴,棋子声疏识苦心”(陆游《山行过僧庵》)。茶与棋历来就具有种种的亲缘关系。棋一方面是高雅的休闲娱乐活动,中国古人就将“棋”列为琴棋书画四艺之一,将市民从方城、博彩游戏中引导到健康的娱乐中来,将决定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另一方面,“棋之道”也是一种人生之道、文化之道。

而“诗之魂”也是杭州城市文化之魂。流觞曲水,群贤毕至,杭州自古多诗人,另一方面,这“诗”更多是指一种诗性。水、茶、棋,本质上代表的都是一种诗性的生存。在越来越缺乏诗性的现代社会,将杭州打造成“灵秀文润,人居最佳的诗韵之城”,将使杭州走出一条独特的现代化之路。

杭州市歌《梦想天堂》中唱到:

我们的家住在天堂

碧绿的湖水荡漾着美丽的梦想

我们的家住在天堂

美丽的梦想期盼明珠耀眼在东方

中国古人将棋称为“烂柯”,乃仙家养性乐道之具,“天堂”中当然不可没有棋。与丝绸、龙井相比,棋更具精神文化的色彩,同样可成为杭州城市文化的一张名片。

 

三、构建“棋文化研究基地”

 

无论是围棋还是象棋,都是中国的“国粹”,既古老又现代,它动静结合、刚柔并济、菊与刀、竞争与和谐相结合的特点最充分地体现了一种东方智慧。而杭州的城市特点,既精致宁静,又充满活力,既古典又现代,既张扬进取又内敛含蓄,既立足“本土”,又具“国际性”,这一切也与棋相通。杭州与棋,一个城市与一种文化,可谓珠连璧合,相得益彰。

王国平同志曾指出,要“将中国棋院杭州分院打造成国际一流的比赛中心、培训中心、交流中心”。为达到这一目标,需要有棋文化研究作为其有力的支撑。以杭州和中国棋院杭州分院的特点与优势,我认为,当务之急是打造“中国棋文化研究基地”,以此为平台,推动棋文化和其他各项工作的开展。

为此,中国棋院杭州分院近期的目标,是建设好“两馆三中心一基地”。“两馆”即中国围棋博物馆和中国围棋图书馆,“三中心”即比赛中心、培训中心、交流中心,一基地即“中国棋文化研究基地”。如今,中国围棋博物馆和图书馆已经建成,同时带动了“比赛中心、培训中心、交流中心”的建设,而如何将杭州打造成中国乃至世界的棋文化基地,就成了下一步的目标。

建好“中国棋文化研究基地”,有着重要的意义。

首先,通过中国棋文化研究基地的建设,带动两馆三中心及钱塘江对面待建的棋文化国际交流中心的建设。中国棋文化研究基地一方面致力于中国棋文化资料的收集、整理与研究,不断推出研究成果,并注重棋与当代社会如政治、经济、管理、哲学、人生的关系,发掘棋的历史价值与现实的多重内涵,本身就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另一方面,通过研究基地的建设,进一步完善围棋博物馆和图书馆的建设。同时,为棋文化国际交流中心的建设提供文化支撑。而实现将中国棋院杭州分院打造成“比赛中心、培训中心、交流中心”的目标,也需要有棋文化研究作为基础。竞技与文化活动相结合,技术培训与棋文化教育相结合,比赛与文化交流相结合,棋艺的丰富内涵才能获得完整的展示。

第二,将杭州打造成中国乃至世界棋文化中心,也是提升杭州城市品位、生活品质、文化竞争力的重要举措。

杭州将城市定位为“生活品质之城”,南京大学城市规划设计院的《杭州市城市发展概念规划》 则将杭州的城市文化定位为“整体的和谐性,精致奇巧的唯美性,诗意的生活情趣”。棋的艺术性,棋文化所体现的诗性生存,恰恰与此相宜。棋是一种高雅的娱乐活动,同时又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棋是一种竞技性游戏,将现实中的生存争斗游戏化,使人的情绪得到宣泄。竞技游戏也就成了营造和谐社会的一种需要。棋的竞争,体现的是中国传统的辩证法:冲突中的和谐。另一方面,棋作为一种“艺术”,又是对人的精神的陶冶。围棋与象棋的高雅性与大众性、竞技性与艺术性的结合,棋道所包含的丰富的人生内涵,使其成了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杭州历代的三位“文人市长”在发扬杭州的诗性文化包括棋文化方面作出了表率,而在当今,在杭州打造“生活品质之城”的过程中,棋文化理应发挥它重要的作用。

第三,致力于棋文化建设,也是杭州棋院作为中国棋院分院的立足之本。

杭州棋院拥有目前国内最好的硬件设施,在这方面甚至超过了中国棋院。但相对来说,软实力方面则有一些欠缺:首先,人才储备还不够丰厚;其次,杭州棋院的特色定位还有待进一步明确。从比赛的角度看,杭州棋院组织的比赛,在规格和社会关注度上,还难以跟中国棋院抗衡。从培训的角度说,全国各地培训机构、围棋道场很多,杭州棋院很难做到独一无二。鉴于此,杭州棋院作为中国棋院分院,要真正具有自己的特色,只有借助于杭州的城市文化优势,充分利用天元大厦和待建的棋文化国际交流中心的优越条件,集中国内外棋文化研究的人才,不断地推出研究成果,将杭州棋院打造成世界棋类资料中心、文化研究中心,以此推动围棋比赛、培训、交流的发展。

而加强棋文化建设,也是管好、用好“天元大厦”,建设好国际棋文化交流中心的需要。未来的“天元大厦”和国际棋文化交流中心,真正要让它在杭州的文化建设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也需要通过棋文化研究,发掘大厦的多重功能,使其立足杭州,辐射全国,走向世界。

 

四、研究基地与棋文化建设

 

棋文化研究基地以其独特性,可成为中国棋院杭州分院的一大品牌,也可以成为杭州市的一张城市文化名片。其基本职能包括:

(1)从事围棋文化研究工作。整合国内外围棋文化的研究力量,形成一支稳定的研究队伍,不断推出研究成果。研究人员可采取专任、兼职、特聘等多种形式。

(2)负责围棋博物馆、图书馆的资料收集、整理及日常管理工作。

(3)定期举行棋文化研讨会。研讨会既有大型的、有关棋文化的综合研讨,也包括中小型的分棋类、分主题的专题会议。在条件成熟的时候,举办大规模的国际棋文化节。

(4)在天元大厦设立棋文化大讲坛,结合其他活动,不定期地举办棋文化讲座。

(5)出版棋文化研究成果。编撰《棋文化全书》,创办《中国棋文化研究》丛刊,通过以书代刊的方式,定期发表棋文化研究成果。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创办棋文化杂志、报纸,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

(6)拍摄棋文化专题系列片。借助于电视媒体,向社会大众宣传、推广棋文化。

(7)建设好杭州棋院网站,通过网络信息平台发布棋文化研究成果。

(8)加强对外文化交流,通过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与国内各棋院、大学及国外相关研究机构、学者保持密切往来,展开双边对话,为打造杭州棋院作为棋文化交流中心提供文化支撑。

近期目标则是编撰《棋文化全书》。还是在2013年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闭幕式上,王国平院长就提出了编撰《棋文化全书》的设想,并规划了“1+4+5”的架构模式。“1” 为棋文化全书;“4”为各子项全书即围棋全书、象棋全书、国际象棋全书、其他棋类全书; “5”为各子项全书中包括的丛书、文献集成、研究文库、通史、辞典等五大门类。中国棋院杭州分院提出的目标是“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通过十年的努力,形成有国际视野、中国特色、杭州特征的棋文化研究体系,形成棋文化研究的杭州学派,把杭州建设成为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棋文化研究中心、交流中心、信息发布中心和人才培养中心。”而编撰《棋文化全书》,则是其中的一个最重要的举措。

而要实现这一重要目标,显然需要有机制与人才的保障。当务之急就是先成立“中国棋文化研究基地”,作为专门机构来负责《棋文化全书》的编撰工作。有了专门的机构,再以此为平台,联合国内外有关机构,汇粹国内外棋文化研究的专门人才,才有可能保质保量地完成这一浩大的棋文化工程。不说编撰过程中需要大量的作者参与写作、编撰,就以选题论,也需要大量专家和棋界中人的参与,才有可能编出一份高水平的选题计划与纲要。以近期拟先编撰的《围棋全书》为例,文献集成、研究文库、丛书包括哪些选题,首先就需要好好研究,进行科学的论证。不然,具体的选题计划出来,却可能或者在理论的完备、逻辑的严密上有欠缺,或者缺乏现实的可操作性,宏伟的计划便可能成为空中楼阁。

 

五、棋文化建设与棋的产业化、市场化之路

 

生活品质,既关乎精神,也与物质形态息息相关。以棋文化而论,我们当然需要棋文化的理论研究,但是,如何让棋文化与棋类产业有机结合,产生化学反应,也是我们急需要做的事情。棋文化产业,在中国可以说刚处于起步阶段。如何让与棋相关的文化产品走进千家万户,让“棋”成为国民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正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而棋文化建设,也有利于推动棋类走出产业化、市场化的一条新的道路。

目前,在国内,所谓的棋类产业,基本上集中在人才培训和棋具、图书销售等方面,真正的棋类产业化尚未起步。鉴于此,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借助于棋文化研究基地的建设,一方面力求在人才培训、棋类图书特别是教材领域做出自己的特色。比如在棋文化教育方面,打破现在单纯的棋类技术培训模式,将棋文化教育引入课程,全面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这种技术与文化相结合的教育模式,不光应用于棋院办的棋类学校,也要逐渐推广到全市从幼儿园、中小学直到大学的棋类课堂上,使棋文化在育人中发挥其重要的作用。与此相应,在棋类教材方面,通过编撰《幼儿围棋教程》、《小学围棋教程》、《中学围棋教程》、《大学围棋教程》等(中国象棋、国际象棋亦然),走技术与文化相结合的路子,规范棋类培训教材,相信必将有巨大的社会与经济效益。

另一方面,可拓宽思路,大力开辟与棋文化相关的产业,如棋文化创意产业,王国平书记在《城市论》中专门谈到在杭州文化建设中如何推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棋文化创意产业应该说有着广阔的前景。就像湖南凤凰将“世界围棋巅峰对决”做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旅游品牌,而杭州在这方面拥有更优越的条件,显然大有文章可做。比如棋类比赛,如何糅进杭州特色文化和棋文化的元素,或者直接举行棋类书画、雕塑、小品、征文大赛,建立富于特色的棋文化休闲会所,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值得研究。

还有就是各类棋文化工艺产品的研制、开发。新兴的棋类产业可以说有着广泛的市场前景,比如棋扇、棋文化衫、织锦棋盘、各类与棋相关的工艺品等,通过这些产品的开发,它可以使棋院不再仅仅依赖于政府的供养,而具备自身的造血功能,这也是棋院真正繁荣发展的长久之道。而棋类产业与杭州市的整体发展也是相适应的。杭州的城市特色,决定了它主要是走第三产业,如服务业、旅游业、传统手工业及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之路,棋类产业开发也正是顺应这一趋势,在传统的休闲娱乐的功能之外,通过打造棋文化产品的品牌,使古老的棋艺焕发出新的活力。

而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尝试将琴、棋、书、画都引入天元大夏,让四艺相互补充,相得益彰,同时举办棋文化博览会,推动棋文化产业的发展,可以说走出了可喜的第一步。当然,如何让棋参与杭州作为“生活品质之城”的建设,让棋切切实实地走进普通人的生活,提高其生活品质,这其中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

“地有湖山美,东南第一州”,杭州要实现“人间天堂的新理想”,棋理应发挥它独特而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