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第二届(2014)中国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

试述围棋文化全书编纂的意义及其框架构想-陈祖源

发布时间:2014-12-10 15:37:00.0    来源:

试述围棋文化全书编纂的意义及其框架构想

                          陈祖源

 

一,一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工程

2013年第一届中国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宣言中对棋类尤其是围棋的文化意义作出了深刻的表述:“围棋是最古老的棋类运动,具有规则简单、变化无穷的特殊魅力。围棋已经逐步走向世界,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明珠,也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是人类文明创造的不可多得的瑰宝。加强对棋文化的研究和推广,也是增强国家软实力和推广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的重要着力点。必须在传承发扬棋文化的基础上,不断提高中国棋文化的对外开放水平,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王国平院长在闭幕式上的讲话中具体的阐述了弘扬和研究棋文化的目标思路,提出了编纂“围棋全书”以及条件可能时编纂“象棋全书”的意见。

毫无疑问编纂《围棋文化全书》是围棋界的一项规模宏大的工程。自遥远的古代以来,一代代棋界宗师、学界名人留下了他们思虑精深的棋谱,写下了他们对围棋的理解、思辨和感悟。浩瀚数千年的围棋史就是一部文化史,思想史、哲学史。但许许多多围棋典籍在漫长的历史年代里被湮埋散失甚至磨灭,即便是一些近现代的著作也常常散落难觅。把它们收集起来编成一部围棋文化全书,彰显围棋作为人类重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丰富内涵,为中华文化精神宝库增加一个重要的宝藏,也为围棋国际化时代的推广和学术研究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意义重大。奉献出一部经典的《围棋文化全书》是当代围棋人的一项义不容辞的历史任务

 

二,《围棋文化全书》框架

对于编纂围棋文化全书王国平院长提出存史、释义、资政、育人的八字方针和权威性、系统性、学术性、普及性的四性要求。本文据此方针和要求试述《围棋文化全书》编纂的框架构想。

《围棋文化全书》由下列五部分组成:

  1. 文献集成;
  2. 研究文库;
  3. 围棋史;
  4. 围棋词典;
  5. 围棋丛书。

前三部分为文献和研究资料部分,是《围棋文化全书》的核心,也是编纂工作的重心。在此基础上的简化的工具书就是围棋词典了。《围棋文化全书》的内容以中国为主,考虑到围棋面向世界的国际视野,也可以选编一些围棋在世界推广有关的资料文献。围棋丛书则是为促进围棋文化推广普及,繁荣围棋文化著作的出版市场,解决围棋文化书籍出版困难的问题而设立的一项工程。

 

三,《围棋文化全书》之一——《围棋文献集成》

分三部分:

《中国古代围棋棋谱集成》

《中国古代围棋诗文集成》

《中国古代围棋文物、书画集成》

1,《中国古代围棋棋谱集成》

棋谱是围棋发展的历史轨迹的纪录,毫无疑问古代棋谱是围棋文化遗产的最重要部分。而中国古代围棋棋谱遗存之丰富,在世界古代文化史中也是极为难得的,也是日本古代围棋,西方国际象棋等难以比拟的,是中华文化史上的一笔重要财富。

首先是古,即便仅仅是在官方的《二十四史》中有纪录的围棋书目,隋朝之前即有二十种,至明朝则过百种。如《忘忧清乐集》成书于1100年左右出版于1150年左右,原版本保存至今,且篇幅浩大内容丰富。还有更早的北周(557-581)的《敦煌棋经》(原著应和《忘忧清乐集》类似保留下来的只有前面棋经)。如果对比国际象棋在欧洲到十六世纪,日本围棋到十七世纪,才有专著,可见中国古谱之可贵了。

再则是多,中国古谱数量多,虽然不少亡佚,但保存至今的数量仍然很巨大。我曾经作了一个统计,就我所知的现存的,即知道其收藏所在地的,围棋古谱就有130种。

日本的围棋四大家制度和御城棋制度促进了日本围棋的发展,但它也带来一个弊病:门阀垄断和封锁。各门派把棋艺研究当作秘密,围棋著作难以出版。日本近代围棋开创者本因坊道策去世后,其弟子秋山仙朴深憾“本家深藏其图不许示人”,于是以本因坊道策家传而出版《新撰棋经》。时任本因坊道知会合四大家商议,向官方申告,结果书被禁毁,并处秋山仙朴拘役十日。因此早期日本公开出版的围棋书多只是普及性的,即有棋艺著作也只能秘藏,重要的如御城棋的棋谱也是不公开出版的。直到19世纪末日本明治维新,御城棋制度消亡,围棋四大家衰落,戒律才被打破。日本最负盛名的围棋著作《发阳论》成书于1713年,但实际到1914年才公开出版。其余如《玄览》、《围棋棋经众妙》等也大致如是。

相比中国,围棋完全是民间的无门派的,没有任何戒律。明清两代围棋著作出版兴旺,远非日本可比。通过棋谱著作流传下来的古代围棋实战棋谱,一直到范西屏施襄夏时代,中国也远多于日本。即便到了嘉庆以后日本超过中国,但日本的棋谱大多藏于四大家,公开出版的也并不多于中国。而棋艺著作如和《发阳论》类似的著作《官子谱》成书早于《发阳论》,其规模比《发阳论》宏大得多,也更有实用价值。而且成书即出版,流传广泛,且流传到日本,其实际影响即使在日本也比《发阳论》更大。棋界有一个流传的说法:日本围棋自道策起建立了棋理,而中国古棋缺乏棋理。但由于日本围棋缺乏棋艺著作,所谓棋理并无文字依据。而中国却有大量著作如《弈理指归》、《桃花泉弈谱》、《兼山堂弈谱》、《眉山墅隐》、《残局类选》等对围棋棋理有深刻全面和具体的阐述。因此中国古谱是围棋发展史上的一笔巨大的财富。

编纂《中国古代棋谱集成》的基本原则是古代棋谱有谱尽选,尽最大努力不留遗漏,要把家底彻底的理清。这里有一个难点是有个别古谱流落海外,如果不想留遗憾也要设法收集。例如明代棋谱《烂柯经》和《柯枰新印》只存于日本,明代棋谱《石室秘传》原版本只有台湾图书馆有藏。其中《烂柯经》是明代最早的围棋著作,编者是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献王朱权。好在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图书馆藏书也都是公开的,即便在海外制作影印本也没有特别的难度。

另外是版本,要作版本考证,要尽可能的选择最早的最好的版本。比如《玄玄棋经》现在所据的都是明万历三十七年汪廷讷刊印本《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近有报道美国哈佛大学有嘉靖七年的刊本,要早80年,而此本浙江图书馆也有藏。还有如受两淮盐案影响《桃花泉弈谱》原版和《弈理指归》已不可觅,但《桃花泉弈谱》尚有用原板印的印本,《弈理指归》有手抄本,这些也近于是孤本。

相关的后续整理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例如对局棋谱电子版录入,制作光碟,每谱都要注明出自哪一本或哪几本棋谱,有可能的要判别胜负。这项工作的目的既是为了便于利用,方便读者。还有是鉴别作用,清代棋谱很多互相转抄,重复的较多,需要整理,另外其中还有有意无意的张冠李戴需要鉴别。

目前规模最大的古谱集是2004年国家图书馆出的《中国历代围棋棋谱》,共30册,收入的仅仅是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围棋古谱。如果把现存的古谱全部收集到,大致上会扩大一倍到60册。

2,《中国古代围棋诗文集成》

琴棋书画作为中国古代文人四艺之一,历为文人所倡导和喜好。围棋是游戏,是竞技,也是艺术,文化,甚至是科学,是一种独特的人类思维文化形态。历史上许多著名的文人、政治家写下了大量的文字,阐述他们对围棋蕴含的思想哲理的思悟。这些文字是围棋给予我们的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人类思想史的一个特别的组成部分。这些文著虽然一直都受到围棋研究者爱好者的重视,但由于中国古代文献如浩瀚的海洋,查找十分困难。1984年出版的《中国围棋》在“中国古代围棋文献”篇里收录了棋论42篇(137页)和一些文摘,是目前收集最多的。

最近由何云波主编陈祖源等参与的《中国历代棋论选》已经完稿,收集棋论及相关文章256篇,并且每篇都作了题解和注释。《中国历代棋论选》已经基本上包括了我们现在能找到的主要的古代围棋棋论文章了,但也舍弃了少数觉得价值不大篇章。但编纂集成,考虑到集成的资料性完整的要求,需要在《中国历代棋论选》的基础上按应选尽选的原则继续收集,使其更为充实完整。为便于阅读在编纂形式上也应作题解和注释。

《中国古代围棋诗文集成》的另一部分是与围棋有关的诗词。诗词是中国古代最流行的文学形式,人们的许多情感思想常常通过诗词的方式来表达。历朝历代无数能棋善诗的文人骚客为我们留下了数量浩大的吟咏围棋感悟围棋的诗词。围棋诗词融围棋与诗词两种艺术形式于一体,有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很高的欣赏价值,是我国繁花似锦的古代诗词园林中奇葩异草,也是我们认识围棋的另一个窗口。同时一些诗词中也包含有宝贵的资料信息,对围棋史的研究也有实际价值。因此围棋诗词也是围棋文化宝库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目前收录古代围棋诗词较多的有《中国围棋》收录152首,蔡子民的《围棋文化诗词选》260首,以及台湾张昭焚的《历代棋声诗韵选集》等。围棋诗词也是大量的散见在各种诗文集中,以集成的标准要求尽可能的收集完善,也是一项很艰巨的工作。诗词也要作编注,以便于阅读欣赏。

3,《中国古代围棋文物、书画集成》

围棋文物是围棋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文物包括古代棋盘、棋子,绘有弈棋的壁画、器具等。围棋文物是研究围棋演变的重要实物依据,比如从古代棋盘中寻找围棋从17道到19道的发展历史等。同时文物也有特殊的欣赏价值,文物拉近了我们和古人之间的距离,面对围棋文物我们能感受到古人在凝思、落子,他们的思维他们的智慧,他们从围棋中得到的快乐和启迪也和我们一样,在围棋面前,古人和我们的时空汇合了。古代围棋文物散见于各地的博物馆,把它们摄成照片收集起来汇总成册也是围棋文化集成的一个很有意义的部分。

围棋传说的遗迹的图片应该也可以作为围棋文化遗产的一个部分加以关注。比如烂柯山,胜棋楼遗迹,全国许多名胜古迹地的传说中的名人、仙人弈棋故事的遗迹。人们通过围棋传说表达寄托自己的理想和对宇宙人生的思考,围棋传说也是围棋文化的一个部分。做这样的工作其实也是对中国古代围棋传说作一次普查。

围棋文物中一个最庞大的部分是围棋书画。书画和围棋一起是中国传统四艺的组成部分,书画和围棋是中国文人陶冶情操的最重要方式,以棋入画更是一番双重的审美体验。自古以来围棋就是绘画的传统题材,从中国第一个著名画家顾恺之开始许许多多著名画家都画过以围棋为题材的画,有不少流传至今,成为中国绘画宝库的一个重要部分。描写的围棋的东山候捷,商山四皓,十八学士,香山九老,烂柯等都是中国古代绘画的长盛不衰的题材。用这些精美的绘画来装饰我们围棋的场所,画的美和棋的魅相得益彰,让人们享受双重熏陶,我们的天元大厦就是一个典范。即从这个意义上说辑集这些绘画也极具价值。

至于书法,围棋的扇面书法是书法中的一个独特的品种。棋手执扇,上书表达自己追求和理想的文字如“烂柯”、“手谈”、“忘忧”、“平常心”等,是围棋棋手的一种传统。

 

四,《围棋文化全书》之二——《围棋文化研究文库》

1,已经有的著作的收集出版

近当代已经出版过的有关围棋文化研究的重要著作收集再版。这些著作反映了围棋文化研究已有成果,也是进一步研究的重要基础,重新整合系统出版具有重要意义。而且有些书已经绝版不易见到了,有些书作者可能有新的内容需要补充,再版也有必要。

例如:

《敦煌棋经签证》

《棋经十三篇校注》

《围棋春秋》

《围棋规则新论》

《围棋与中国文化》

《博雅经典:棋》

《围棋规则演变史》

《黑白之境——围棋文化思考》

《黑白之道》

《弈境——围棋与中国文艺精神》

《围棋与东方管理学》

2有关围棋文化研究的文章集编。这几十年来有大量研究文章,散见于各种报刊,收集汇编既是已有成果的集成显示,也便于研究者使用和围棋爱好者对围棋文化的全面了解。当然历次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的论文也是其中一个重要部分。

3出版新的学术研究著作。鼓励支持围棋文化研究者出版著作,也可以有目的指向的出版专题研究著作。

 

五,《围棋文化全书》之三——《围棋史》

1,《中国围棋史》

关于中国围棋史已经有了许多著作,如见闻的《中国围棋史话》,李松福的《围棋史话》,张如安的《中国围棋史》,刘善承等的《中国围棋史》,薛克翘的《中国围棋史话》,以及台湾朱铭源的《中国围棋史话》等。这里的大部分以“史话”为名,作者本意是讲述故事,以普及为目的。刘善承等的《中国围棋史》是多人合作的资料性著作。从学术角度来看围棋界普遍认为张如安的《中国围棋史》(1998年出版)质量较高,但从现在来看仍然尚有许多不足,尤其是史料上需要更广深的发掘。因此请张如安教授再写新版,出一部更好的《中国围棋史》很有必要。如有可能组织一次中国围棋史的专题研讨会,广泛听取棋界学界的意见,也是很有意义的。

近代中国围棋史专著空缺是一大遗憾,刘善承等的《中国围棋史》虽有涉及但主要是资料罗列,很简略。围棋界一直有呼吁,建议约请专家撰写。其时段应是两段,一是1909-1949,即与日本交流,向日本学习,围棋规则和围棋技术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二是复兴阶段,1949-1987,中日围棋擂台赛胜利中国围棋完成追赶日本阶段。而1988年富士通杯和应氏杯的产生,围棋有了国际比赛,围棋进入了中日韩的三国时代,可以认为是一个围棋新时代的开始。

2,《围棋史料编》

围棋的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始于《左传》中的“今宁子视君不如弈棋”。以后大部分关于围棋的记载都散见于各种书籍中。它们是研究中国古代围棋的第一手资料,搜集这些资料编集成册,将会是研究工作者的重要工具书,尤其是如果能发现新的资料则更有意义。编纂《围棋史料编》的工作量会很大,绝不会低于《围棋诗文集成》。

3,《日本围棋史》

日本围棋史是围棋史的一个重要部分,渡边英夫增补的《坐隐谈丛》是最著名的一种。此书国内并无完整译本出版,建议翻译出版。如果韩国学者有可能写韩国围棋史,也可以给予出版。

4,《欧美围棋史》或《西方围棋传播史》

西方有不少研究者已经做了这方面的工作,如英国的约翰·费尔贝恩,荷兰的西奥·范·阿斯,意大利的弗朗哥·普拉泰西,并也已经出版有《欧洲围棋史》。留美著名围棋史研究专家丁国如(多九公)对此也富有研究。

 

六,《围棋文化全书》之四——《围棋词典》

赵之云、许宛云编的《围棋词典》(1989年)出版后反响极好,可惜此书印刷质量差,现在也已经不易见到。建议成立一个班子出《围棋词典》新版。《围棋词典》编辑原则是一要全,有关围棋的资料无所不包,什么都能查得到;二要简,点到为止,让你得到正确的信息为止,起到词典的作用。

印刷装帧质量一定要好,要做到所有围棋爱好者能见到就想拥有,为围棋界贡献一部实用的好书。如有可能翻译成英文,对围棋的世界推广也会有重要意义。

 

七,《围棋文化全书》之五——围棋丛书

《围棋丛书》是开放性的,不拘内容不拘作者,不拘是否有研究性学术性,只要有利于围棋和围棋文化的普及推广,读者欢迎,就可以出。现在围棋书籍尤其是围棋文化书籍,由于市场小出版很困难。但是市场需要也是可以培育和运作的。中国有几千万围棋爱好者,他们也都是围棋文化的爱好者,围棋书籍应该是有市场的,出《围棋丛书》的目的就是繁荣围棋书籍出版市场,为围棋文化的推广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名家传纪可以是《围棋丛书》的一个重要部分。如吴清源的《天外有天》、《中的精神》,陈祖德的《超越自我》,聂卫平的《围棋人生》,《平常心;大棋士林海峰的围棋人生》,常昊的《我是常昊》,《应昌期传》等都是非常难得的具有重要史料价值的著作。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以《围棋名家传纪》结集出丛书。当然更重要的是发动和鼓励棋界人士写传纪,当然也可以请作家写。因为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传纪也是一个时代的围棋传纪,对于象王汝南、华以刚、马晓春、俞斌这样的围棋名家,以及如郝克强、刘思明这样的围棋著名人士,写传纪甚至是一个责任,因为他们是围棋发展的一个时代的重要见证者。上半年原国家围棋队教练邵福棠去世在网上引起许多人感慨,于是联想到另一位原国家围棋队教练竺沅芷,把他们的围棋经历写出来实在是太紧迫太重要了。

棋界人士当然也包括普通棋手,现在也有一些棋手也写了一些棋战的回顾的著作,如刘小光、古力、孔杰等,但还是以棋谱为主。这当然很重要,应该鼓励,但如日本的藤泽秀行、赵治勋等都是既有棋艺著作又有传纪的。棋手通过自身经历感悟围棋感悟人生,把它写出来,是围棋爱好者们喜好和期望的。如芮乃伟江铸久的《天涯棋客》就有很大影响,应该鼓励棋手们来写。其实方方面面的围棋人,记者、文人、企业家、业余棋手等等,只要有感悟,写出来都有意义,比如洪洲的《游戏黑白》就在围棋爱好者中大受欢迎。

近几十年来有不少文章记述各地围棋的历史,讲述种种棋人棋事。有少数系统的如北京刘骆生和上海朱伟的回忆文章已经成为重要的围棋史料;大多虽不过是一鳞一爪,但也从各个不同的侧面记述了丰富多彩的围棋世界。这些文章刊登在不同的报刊杂志上,更大量的散见在网站博客上,汇集成册既是重要的资料,也会是围棋爱好者感兴趣的。

以何云波的散文集《棋行天下》、《黑白之旅》为代表的围棋散文,蕴围棋的哲学,思辨与历史、故事于优美的文字之中,也是围棋文化中一株光艳的奇葩。

围棋的文艺作品如围棋小说、影视剧作等也是围棋文化的一个部分。日本的川端康成的《名人》是文学史上名著,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作品。胡廷楣的《名局》(2009年出版)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惜于缺乏宣传影响不够大。有好的作品还要有好的宣传,炒作现在是一个流行词,连电影这样的最通俗文化都有炒作,的确好的文化需要好的宣传。

现在网络小说很繁荣,其中也有不少围棋小说,可说是争艳斗彩,其中也不乏质量较好的。最近网络上盛传的《方圆群英志》就是一部难得的好书。作者写的是明清围棋史,但文字风格似当年明月的《明朝的那些事儿》,让人读来轻松愉快,而其拟武侠化的故事形式又能吸引抓住读者心理。更难得的是小说的形式却以严谨的史实为基础,其描写的上百局激斗棋局虽用的是武侠小说化的文字,却完全依据实际的棋谱,而无虚构夸大。如果出版这本书一定会受到围棋界的广泛欢迎。